• <code id="qgupl"><nobr id="qgupl"></nobr></code><tr id="qgupl"><sup id="qgupl"></sup></tr>
        <pre id="qgupl"><progress id="qgupl"><rt id="qgupl"></rt></progress></pre>
        <center id="qgupl"><em id="qgupl"></em></center>

        <code id="qgupl"><small id="qgupl"></small></code>
        <th id="qgupl"><video id="qgupl"></video></th>

          1. <strike id="qgupl"><sup id="qgupl"></sup></strike>
            喜訊:我公司成為全國首家獲得國家出入境檢驗檢疫局批準在生產、檢驗、研發過程中使用進口SPF種蛋的動物疫苗廠。
            股票代碼-002124
            |
            技術實證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中國首次發現非洲豬瘟:回顧其肆虐史,真的非??膳?日期:2019-12-13

            “據農業農村部新聞辦公室19日發布的信息顯示,從8月3日至15日,我國在遼寧沈陽、河南鄭州、江蘇連云港3個相隔很遠的地區,接連發現3起非洲豬瘟疫情?!?/p>

            非洲豬瘟(African Swine fever)雖然不感染人(FAO的說法是“只有豬科動物易感。人對非洲豬瘟不易感”),對人的生命安全沒有直接威脅,但它卻是一種可能對中國的養豬業、乃至中國人的整體飲食結構,產生巨大負面影響的傳染病。

            圖:截至8月23日新聞報道已確認的三處發現非洲豬瘟的地區


            聯合國糧農組織(FAO)對非洲豬瘟的危險性,是如此描述的:


            “非洲豬瘟(ASF)是最嚴重的跨國界豬病之一,不僅能引起豬群高死亡率,造成嚴重的經濟損失和社會影響,而且傳播迅速、傳播無國界,無有效的治療措施或者防疫用疫苗。”“主要表現為出血熱,死亡率接近100%……具有迅速在全球蔓延的可能性?!?/p>


            在歷史上,非洲豬瘟曾給許多國家造成嚴重危害。


            20世紀初,這種傳染病在非洲首次被發現。此后,即開始頻繁爆發,肆虐非洲各國。1957年,該病沖出非洲,出現在葡萄牙。1960年傳入西班牙,1964年在法國爆發,1967年侵入意大利,1978年在馬耳他和撒丁島被發現,1985年比利時和荷蘭也出現疫情(1970年代還曾傳入蘇聯)。1971年,該病侵入西半球,在古巴爆發,1978年傳到巴西,1979年出現在多米尼加和海地。


            進入2000年之后,非洲豬瘟仍在全球肆虐。2007年,傳入了格魯吉亞、亞美尼亞和俄羅斯,2008年傳入了阿塞拜疆和伊朗。2012年,傳入烏克蘭。2014年,立陶宛、波蘭、拉脫維亞也發現了非洲豬瘟。

            圖:非洲豬瘟主要爆發地域示意圖(轉引自:農業部/編,《國家中長期動物疫病防控戰略研究》,中國農業出版社,2012)


            Part1

            非洲豬瘟究竟有多可怕?

            聯合國糧農組織1982年的一項統計顯示,“非洲的豬占世界豬的總頭數的不到2%。非洲豬的數量增長非常緩慢,主要是由于存在非洲豬瘟的原因?!?/span>比如,1979年,圣多美和普林西比發生非洲豬瘟,不得不把國內飼養的豬全部宰掉。1982年,喀麥隆發生非洲豬瘟,也不得不采取相似的辦法,“多年為增加豬的產量所作的努力付之東流”。


            在西班牙,自1960年代起,發生了4次非洲豬瘟大流行,數百個成規模的養豬場被感染,1977年曾緊急宰殺生豬30多萬頭,補貼養殖戶700多萬美元,此后3年,又緊急宰豬60多萬頭。聯合國糧農組織的統計稱,西班牙“僅用于賠償因防治豬瘟而屠宰掉的占全國總頭數3%的豬每年花費的費用超過1400萬美元。截至目前為止(1982年),直接防治計劃總共花費的費用已接近2億美元”。


            在馬耳他,1978年出現非洲豬瘟,直接導致2.5萬頭生豬死亡,該國先是撲殺了全國總豬數的2/3,后又不得不宰掉國內全部豬只,共計“宰掉了全部8萬頭豬,給國民經濟造成的損失(包括間接的損失)估計達4500萬美元”。到1979年6月,馬耳他全國已無一頭活豬,開創了一個國家為消滅一種傳染病而全面撲殺一種家畜的先例。

            圖:2014年,非洲贊比亞盧薩卡,感染了非洲豬瘟而死去的豬只


            在古巴的哈瓦那省,1971年發生非洲豬瘟,結果不得不將該省50萬頭生豬全部宰殺;1980年再次出現,又不得不將關塔那摩州的17萬頭豬全部撲殺,6個月后再引入豬只。大約同期,在多米尼加,“自愿屠宰的豬和病死的豬總數共達140萬頭”。同期的海地,也采取了類似手段,“不得不把所有豬全部宰掉”。


            在科特迪瓦,1996年的疫情直接導致2.2萬頭豬死亡,另不得不緊急屠宰了10萬頭生豬,共計導致該國30%的豬只死亡。在貝寧,1997~1999年的疫情,共計導致35萬頭生豬死亡,另外還撲殺了4.2萬頭生豬。同期,在馬達加斯加,非洲豬瘟造成了該國約50%的豬只死亡。


            2007年,非洲豬瘟擴散至格魯吉亞的56個行政區(該國共61個行政區),造成8萬多頭生豬因病死亡或被緊急撲殺。同年,非洲豬瘟被確認傳入俄羅斯。在車臣地區,其政府不得不在17個地區全面開展撲殺野豬行動,并下令殺死所有的豬。據俄羅斯農業部統計,截至2013年9月,該國共撲殺了40多萬頭感染病豬。


            簡而言之,非洲豬瘟是一種傳染性極強、豬只致死率接近100%、無有效治療措施、無防疫疫苗、有可能導致一個國家的養豬業全面崩潰的極其可怕的傳染病。

            圖:南非,某養殖場因非洲豬瘟而集體死亡的豬只(圖片轉引自聯合國糧農組織編寫的手冊《RECOGNIZING AFRICAN SWINE FEVER:A Field manual》)


            目前,俄羅斯的非洲豬瘟疫情,對中國的威脅最大。


            自2007年發現疫情以來,俄國的非洲豬瘟始終沒有能夠得到有效控制,相反,一直在持續爆發并向周邊國家擴散,且不斷向東挺進。

            其擴散的大致情形,如下圖所示:

            圖:2007~2016年,非洲豬瘟在俄羅斯的流行分布圖(圖片引自:戈勝強等人,《非洲豬瘟在俄羅斯的流行與研究現狀》,微生物學報2017年第12期)


            尤其使人不安的是,2017年的3月27日,在俄羅斯遠東地區的伊爾庫茨克州發現了非洲豬瘟疫情,共有40只家豬感染并全部死亡。伊爾庫茨克州距離蒙古國只有約100公里,距離中國邊境滿洲里只有約1000公里。


            豬肉是中國人的核心肉食,中國的生豬存欄量和豬肉(及其制品)消費量均居世界首位。但中國仍有約40%的豬肉產量依賴家庭散養,同時中國還存在非洲豬瘟病毒的傳播媒介“鈍緣蜱”,前者不利于疫情的監視和控制;后者容易導致非洲豬瘟病毒進入“鈍緣蜱”體內,長期生存并循環繁殖,難以根除。


            故此,近年來,學術界一直對來自俄羅斯的非洲豬瘟威脅憂心忡忡:“如果(俄羅斯)當地不能有效控制,疫情有可能蔓延至整個西伯利亞地區,并對蒙古人民共和國和中國造成潛在傳入風險?!?/span>


            2018年8月份中國出現的非洲豬瘟疫情,其具體來源,目前尚無明確說法。

            圖:伊爾庫茨克州與蒙古、中國的距離,引自谷歌地圖


            因為尚無有效疫苗,全面捕殺病豬與潛在病豬,是世界各國目前針對非洲豬瘟采用的主要手段。


            如何讓這一手段生效,巴西、西班牙等國,留下了一些值得重視的成功經驗。


            巴西出現非洲豬瘟,是里約熱內盧機場內的某工作人員,收集國際航班的殘羹喂養自己農場的豬只所致。從1978年4月該農場的豬開始死亡,到1978年8月,非洲豬瘟迅速傳播到了巴西的10余個州。巴西政府當年,采取的主要措施包括:

            (1)立即將疫情通報周邊國家及相關國際組織。

            (2)禁止感染區、風險區內的豬自由移動。

            (3)撲殺感染區內所有的豬,并將之焚化。

            (4)徹底清洗、消毒可能受到污染的交通工具、建筑及物品。

            (5)禁止使用殘羹喂豬。

            (6)廣泛宣傳非洲豬瘟的危害,對相關從業者(農場主、豬肉加工業者)實施培訓。

            (7)按全國生豬養殖的分布特點、豬肉企業的密集程度等,區分不同風險程度,分地域進行控制和根除。

            (8)控制航運交通,對來自風險區的航班、輪船、郵包進行監控。

            (9)對有出血癥狀和繁殖障礙的豬、冷凍豬肉、屠宰主場等,進行檢測。

            (10)建立疫情通報系統,接收、處理全國所有獸醫的疫情匯報。

            圖:電子顯微鏡下的六邊形“非洲豬瘟”病毒


            自1978年爆發非洲豬瘟,到1984年宣布無疫,巴西共計花費了7年時間。期間耗資無數、損失巨大。民眾的豬肉制品消費降低了40%。


            自1960年起,西班牙飽受非洲豬瘟折磨,始終難以根除。1985年,西班牙轉換思路,實施“非洲豬瘟根除計劃”,采取了如下手段:

            (1)建設“流動獸醫臨床團隊網絡體系”。

            (2)設立國家和地方實驗室,對所有豬場進行血清學監測。

            (3)提供財政支持,改造飼養場,提升衛生水平。

            (4)一旦確認出現非洲豬瘟,可對所有感染群全面撲殺,并對周邊豬只做樣品調查。

            (5)嚴格控制豬群的移動。

            (6)將整個西班牙劃分為“無疫情監測區”(兩年內未發現非洲豬瘟)和“感染區”。

            (7)廣泛宣傳,盡可能讓養殖者意識到非洲豬瘟的可怕性,參與到根除計劃中來,支持養殖者自發成立“衛生防御協會”。

            (8)撲殺生豬后,給予農場主以一定額度的經濟補償。


            1995年,西班牙政府對外宣布“非洲豬瘟根除計劃”完成,前后共計花費了10年之久。


            相形之下,俄羅斯可謂疫情控制失敗的典型。其控制不住疫情的主要原因,至少包括:

            (1)豬肉制品的非法運輸。

            (2)用未處理的殘羹喂豬。

            (3)自由放養的飼養模式。

            (4)存在大量未經獸醫監督的低生物安全水平的小型農場。

            (5)政府低效率,缺乏防控疫情的主體責任機構。

            (6)以刑事責任威脅“讓疫情蔓延到整個養殖場”的農場主,反導致不少農場主為逃避懲罰秘密掩埋死豬,這些掩埋地成了感染野豬的溫床。

            圖:2017年,俄羅斯某養殖場撲殺、焚毀所有豬只,以防止非洲豬瘟的蔓延


            至于中國,嚴防非洲豬瘟的傳入,乃是一項長期政策。早在1979年,農業部、衛生部、外貿部、公安部、交通部、民航總局、鐵道部、郵電部,共計8個機構,就曾發布“嚴防非洲豬瘟傳入我國”的聯合通知。通知中明言,其危害是毀滅性的:“非洲豬瘟是一種毀滅性傳染病,傳染力很強?!坏┌l生,只有及時撲殺,才能控制疫情,否則養豬業將造成毀滅性損失?!?/span>


            四十年過去了。如今,“毀滅性”危害依然如舊的非洲豬瘟,已經傳入中國。顯然,這是一件必須高度重視的事情。

            Copyright 2004-2013 成都天邦生物制品有限公司. All Rights Reserved. 蜀ICP備13026584號-1   |  聯系我們  |  網站地圖

            国产国产成年在线视频区,偷拍学校女厕小便视频在线,黑人与欧洲大肥女xx,四对夫妇交换电影中文版